光源资本郑烜乐:下半场领先不意味着躺赢 - 媒体报道 - 光源资本
/ EN

光源新闻

13 2019-12

光源资本郑烜乐:下半场领先不意味着躺赢

\


采访整理 /   ©  董雨晴

编辑 /   ©  王晓玲

 

 

 


 

 

 
 
 

 

“2019年有很多冲击,我想只要坚定看长期,这些都不是问题”。

 

 
 
 
 

 

做投资的人都不喜欢不确定性,2019年就充满了不确定性。
 
“从年初开始,感觉每天都会有很多冲击。”光源资本创始人、CEO郑烜乐说,从年初开始FA行业竞争就异常激烈,国际国内的大环境更不用说,不时有“活久见”的新闻闪现。
 
大半年的时间里,郑烜乐对未来的不确定感越来越强。直到秋天的某日,他想到,“中国现在的人均GDP只有美国的1/6,如果我们的GDP上升到美国的1/2,中国的人口接近14亿,这个过程中将有更多的价值被创造出来。
 
15年后,中国的人均GDP能不能达到美国的一半?郑烜乐觉得没有什么因素能阻碍这件事的发生。基于对未来15年的长期预测,他认为可以把对未来的不确定性降到正常水平。
 
在郑烜乐看来,光源资本2019年的关键词正是“穿越周期”。“2019年有很多冲击,我想只要坚定看长期,这些都不是问题”。
 
中国创投市场,2019年确实有点冷。没有暴富神话、没有万众追逐的大风口,与几年前的盛景不同,据清科研究中心所统计的数据,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国内市场完成募资的美元基金仅有13家,人民币募资就更加困难。
 
“屈指可数,能募到就很厉害了。”郑烜乐说。
 
这一年,郑烜乐大脑中的思辩过程,并没有影响光源的日常业务。当市场充满不确定性,企业家的想法就会变多。在郑烜乐看来,这意味着主打为企业家提供重度战略咨询的FA机构,能做的事情也就更多。
 
作为中国新一代精品投行的代表,光源资本有着许多明星客户,包括快手、B站、闪送、哈啰单车等。今年光源资本还深度参与了腾讯对快看漫画的投资,许多企业和光源资本的合作已经延续了四五年。
 
郑烜乐表示,光源资本的思路不同于一些传统FA,不再做单纯的攒局者抑或单纯的融资服务,而是主动解构原有行业,打破固有局势,从中挖掘新价值、新突破点。郑烜乐认为自己是“破局者”,也同样坚持去寻找那1%愿意破局的创业者。
 
这是光源资本最初诞生时的定位。即便当今互联网格局整体趋于稳定,创投逐渐趋冷,郑烜乐也仍旧认为,“企业家仍需要有纵身一跃的格局”。尤其是那些尚未到终局的行业,这也成为光源资本在当下市场行情较冷时,发现新机会的基本方法论。
 
AI财经社=AI
郑烜乐=ZXL
 
 
 如何应对当下市场
 
 
AI:今年大家都在谈资本寒冬,你觉得对FA行业是否有影响?
ZXL:一方面,今年市场上的项目融资节奏较之往年整体放慢。去年做完一个项目平均周期是4个半月,而今年则大概需要6个半月。这符合今年整个资本市场的变化,由于资本市场的节奏变慢而对所有的FA产生了一定影响。另一方面,我们观察到,今年的一部分项目完成融资后并不希望进入融资战而是选择潜行,这也造成了在外界看起来,披露融资的项目似乎减少了一些。
 
AI:为了应对这样的环境问题,光源资本做了怎样的调整?
ZXL:今年我们的早期、成长期项目做得比往年要多。之前光源一直专注于成长期和中后期,从去年开始我们加强了“研究”早期投入,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投资逻辑,去看某些水下赛道是不是快浮出水面。
 

举个例子,我们关注到新消费的三类趋势:第一是人流量从街边转移到了Shopping Mall这种新业态,这意味着将会产生一批新的线下消费形态替代原有的街边店业态;第二是由于技术升级对消费行业产生的赋能;第三就是社交网络媒体的冲击,带来了原有营销链路的迭代。基于这样的思考和判断,我们找到了“NEIWAI内外”和“天真蓝”这样的新消费下的优秀企业。以前做B站和毒App也是类似的逻辑,通过研究提前铺捉正在发生变化的一些趋势,能够发现从水下到水上的大赛道,我们再去服务这个赛道里最好的公司,帮他们做大做强。

 
AI:光源资本服务客户的平均周期现在有多久?
ZXL:举一个例子,易久批和我们从2015年7月份开始合作,当年帮助它完成了B轮融资,后来又连续做了B1、B2、B3三轮,紧接着是C轮和D轮,最近刚完成的是D plus,从开始服务到现在4年半时间里,我们总共帮易久批完成了4亿多美元的融资。这其实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光源长期客户合作模式。类似的客户还有很多,光源的初心就是找到并陪伴这些顶尖企业家,与他们同行。
 
AI:光源资本是长期跟这些公司同行,那进入2019年,这些企业有没有过冬意识?在这种情况下,光源资本如何服务客户?
ZXL:今年是马太效应变强的一年。从资本端看,在2015年的时候,一级市场大概有50%的钱是由10亿美元以上估值的企业拿到的。2016年是53%、2017年是60%、2018年是63%,2019年上半年这个数字已经到70%了。也就是说头部公司拿钱还是容易,业绩达到或者超过预期的概率会变高,而长尾公司业绩达到或者是超过预期的概率会变低。
 
总体来看,2019年是强者筑高壁垒、新入局者抓市场洼地和差异化红利的一年。
 
我们长期服务的客户,他们会有不同的需求,比如产业链整合,我们会帮他们做战略层面的梳理,做并购层面的设计和实施。光源资本是以“战略为中心,融资和并购为两个相辅相成的基本点”的逻辑作为驱动力量,从而帮助企业的。这也是光源资本和其他FA不大一样的地方,把企业家的资本战略全面做好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AI:具体来说,光源资本可以提供的附加服务价值是什么?
ZXL:对于光源来说,我们就是要去找到最顶尖的企业家并用我们所有的工具来帮助他们走向卓越,而不仅仅停留在融资上。举一个例子,2016年的时候,我们就和B站讨论考虑将品牌更加主流化,这个过程中比较关键的一个事件就是B站入股上海大鲨鱼篮球队,这样一个合作,让B站的名字通过各种传播渠道被更广泛的受众所熟知。这个事件其实就是光源促成的,当时我们认为能够最有效实现B站品牌主流化的途径就是与一个主流IP建立起紧密联系。最后我们促成了这样的一个合作,成功加速了品牌主流化的进程。
 
AI:今年大家都说钱不好拿了,身处行业中,光源资本的感受是怎样的?
ZXL:今年整体上我们感觉到存量资金被消耗的速度非常快,去年甚至美元基金的投资还在增加,这其实就在花存量的钱。与此同时,今年确实很多基金募资比较难,顺利募到资的机构屈指可数。存量资金快速消耗,新的募资又比较慢,整体上资本市场资金供给稀缺。
 
但是,国家对于科技类创投创业的支持力度有所增加,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利好。还有其他的一些产业投资人开始去做更多的投资,这个也是一个比较好的信号。
 
 
 市场的拷问
 
 
AI:2018年时,你说过整个市场对公司的拷问,核心词是“增长”,你觉得2019年这个主题是什么?
ZXL:我曾经做过一个分享。现在第一阶段看到底拿下多少市场,这是立足的前提。第二阶段看用户量,以前是看绝对量的增长,现在会看效率。以前看收入,现在看ROI、收入可持续性。比如以前看SaaS,年收入过亿就会觉得是好项目,现在会看这一亿收入里面,有多少是在明年还会继续付费的。
 
AI:可以理解为今天看的指标比较细?
ZXL:会看你收入的质量怎么样。一样是看利润,做零售的公司会去看利润构成,是通过调整存货调出来的,还是正儿八经业务做得非常好;是完全靠加盟获取利润,还是直营店就盈利了。不是说哪个模式更好,是大家会看得更细一些。
 
AI:总体上大家还是在很快地适应目前的市场环境,有更深层的一些关注点或者是追求。这会给光源资本的业务带来哪些影响?
ZXL:其实我们整个研究体系也是围绕这套体系来的,也在不停地辨别什么样的行业里能找出什么样的好公司。
 
AI:一切都在变得更严格。
ZXL:今年就算看社交社区类的公司,也会非常看重公司的造血能力。以前对社交或者社区的公司,可以允许长期亏损,但现在的资本市场,任何一个公司都需要考虑业绩和造血能力。
 
AI:创业者的状态有什么不一样?
ZXL:创业者对组织能力的思考变得更多。商业化其实就是靠组织能力去驱动的。商业化是一个企业中的复杂事件,很多时候跟产品高度相关,跟增长高度相关,又跟销售能力高度相关,这些东西拼起来以后,最后才是商业化能力的输出。
 
一般来说,组织能力越强的公司,商业化做得越好,组织能力弱的公司会迟迟不能找到更合适的商业化切入点。
 
AI:我们在今年的采访中普遍听到企业家说自己现在很孤独,你在和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有没有这样的体会?
ZXL: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会增加企业家对未来的焦虑,反映到现实,企业家要做的事就是多思考。企业家确实是很孤独的,我们公司为什么叫光源资本,因为企业家是在黑暗中独自前行,我们希望成为他身边的光源,照亮他前面的路,陪他一起找到前行的方向。
 
AI:从你个人来说,对今年做的哪一个项目印象比较深刻?
ZXL:今年的4月30号,我们在洽谈合作的一位创始人晚上10点多给我打电话,对光源这样一家年轻的公司还是有所顾虑,想选择一些更加老牌的机构合作,而且内部已经沟通完了。我当时就和创始人说,你做决定之前一定要再见我一次。
 
挂了电话后我马上把度假机票退了,5月2号就飞到当地,跟创始人聊了一整天。最终这家公司选择了与我们合作,在今年资本市场非常恶劣的环境下,我们也帮这家企业拿到超四五倍的融资额。从这个事情上也能看到光源的性格,整个团队非常具有创业精神,有着一股一定要把事情做成的劲儿,全行业应该找不出第二个我们这样的团队了。
 
AI:你们这一天谈了什么?
ZXL:非常深度的业务战略分析和长线的战略思考。我们并不认为帮企业家做一个数据分析报告就是真正地和他并肩来做业务了。我们要看的是它现在的业务情况、现在的赛道情况、核心成功要素是什么等,一步步来推演未来赛道的格局。我们今年服务的几乎所有公司都是这种模式,这种重度的战略咨询服务。
 
AI:我们理解今年已经打到后半场,这种机会就很少了。
ZXL:其实不是,后半场你也需要去做产业链整合,只是用什么方式来整合,有很多战略学问。不确定性会使得企业家想得更多,意味着我们能做的事情也就更多。其实所谓的后半场,不是行业格局已定,而是创业成本变高,这才是真正的后半场。
 
AI:所以企业家的压力其实更大。
ZXL:不是说已经到下半场了,领先别人三个球,躺着就行了,而是得分才能出线。已经到了后半场,却还是0:0怎么办?因此得赶紧往前冲,这个叫后半场。
 
 
 未来的机会
 
 
AI:你怎么看明年的机会?
ZXL:我们有一些非常看好的领域:第一是硬科技;第二是移动互联网技术、IoT技术在各行各业的应用;第三是新消费,包括能够更好地触达人群、更好地运用社交媒体、更好地做供应链。
 
AI:总体来说,对于2020年有怎样的预期?
ZXL:总体上讲,还是要积极地做业务,让投资人投资各个公司。本质上还是长期看好中国的经济。中国现在的人均GDP是美国的1/6,未来有没有可能到达1/2呢?我认为目前没有证据证明不行,那就一定还是有机会。既然有机会,也就是未来一定还是会有人成功,我们能不能提前找到这样的成功者,我们能不能成为这样的成功者,我想这是非常值得All in的事情。
 
AI:你为什么喜欢将光源资本称为破局者?
ZXL:光源资本自己可以算是FA这个行业的一个“破局者”,我们也希望要帮企业家破局,这个定位非常符合我们的气质。
 
最近跟一位创始人沟通,我说你现在的状态处于往前走将遇到很多挑战,只有破局才行,要纵身一跃,把原先很多已有的优势放在一边,去打肉搏战,只有打赢了,才能够真正成为下一个阶段的公司。
 
如果一个公司仅仅只希望我们帮助他做融资,那么我认为这对光源来说价值并不大。一个真想让自己走向卓越的创始人,我会全力帮他去成就卓越,如果他就是想小富即安,我会很谨慎地去做这样的事。我确实很挑客户,特别是我自己花时间比较多的情况下,我只能挑客户。
 
我希望找到行业顶尖的企业家,他有勇气去攀登高峰,到了山顶还有勇气去纵身一跃,我要找的是这样的创始人。
 
AI:这种业务很难做。当然有了一些成功案例,会比较容易一些。
ZXL:要坚持这个原则其实非常难,因为会有各种诱惑,比如当easy money来了,要不要赚?团队要做这样的项目,要不要鼓励他做?面对这样的情况需要权衡。其实所有人都在面对各种诱惑,能不能坚持你的初心,这一点对于FA这样离小钱比较近的行业特别重要。很多人都是在小钱面前停住了脚步,但我们要能够跑到山顶,纵身一跃。
 
AI:未来还会坚持吗?未来拿项目可能会更难。
ZXL:会,比起追求项目数量,我们更应该在最好的企业身上尽可能多花时间。
 
AI:对于你来说,2019年印象深刻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ZXL:有一个时刻我觉得很有意思,36氪评选了“36名36岁以下了不起的投资人”,我是里面唯一的FA,评选规则有一条是所有提名人互相投票,在互投环节里我票数排名第7。这36个投资人年龄相仿,可以说我们是一同成长起来的,得到他们的肯定对我来说是一个含金量很高的认可。
 
AI:如果要为光源资本选一个2019年关键词,你的选择是什么?
ZXL:其实今年每天都有很多冲击,也有很多憧憬,内心的不确定性很强。但是我逐渐找到了一个平衡点:放眼更长的周期,这些都不是问题,所以关键词就是“穿越周期”吧。

 


热点新闻

© 2016 - LIGHTHOUSE Capital 备案号:沪ICP备160295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