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源资本郑烜乐:技术拥抱产业,「碳中和」进入供需双轮驱动的高成长阶段|光源观点 - 光源深度 - 光源资本
/ EN

光源新闻

24 2021-12

光源资本郑烜乐:技术拥抱产业,「碳中和」进入供需双轮驱动的高成长阶段|光源观点

导语

12月13日-15日,以「硬核时代」为主题36氪 WISE 2021新经济之王峰会在上海举行。光源资本创始人郑烜乐以「碳中和投资:技术拥抱产业的长期主义时代」为主题,分享了在“碳中和”加速推进的背景下的投资策略和理念。在郑烜乐看来,“碳中和”已经进入高确定、强成长阶段的历史阶段。对于抱有理性主义和长期主义投资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可以长期布局的领域。他认为,投资应该“技术拥抱产业”,投资具备产业化价值的关键技术,以及投资技术驱动、效益领先的产业应用。

WISE 大会已经连续举办9年,是36氪年度重磅 IP。今年的 WISE 大会汇聚了英特尔、小米、分众传媒、知乎等上百位硬核科技企业家、创业者、投资人和专家学者,聚焦宏观政策、智能制造、半导体、新能源等热门赛道,共同探讨「硬核时代」下中国未来新十年的发展之路。


观点速览
  • 企业拿出产品功能性地替代原有的非”碳中和“产品,逐渐获得小范围应用,随着供应链的优化和技术升级,变得具备成本和效率优势,功能性“平替”逐渐变成经济性“平替”,获得大规模的落地。这种“平替”是我们认为在“碳中和”领域非常重要的投资脉络。
  •  
  • 中国“碳中和”产业链相对完整,高、低附加值的各个环节日趋平衡,并且具备很强的产业集群的优势;同时持续稳定的社会共识和政策环境也带来了需求化多元化的爆发,需求的落地使得行业周期性波动减弱,成长性提升。我们“碳中和”领域已经进入了高确定、强成长的阶段,这对于投资人来说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可以长期布局的历史阶段。
  •  
  • “碳中和”投资中,我们提出一个核心观点,技术拥抱产业。两个核心逻辑:投资具备产业化价值的关键技术,以及投资技术驱动、效益领先性的产业应用。
  •  
  • 当行业出现大存留结构性替换机会的时候,谁能在产能、技术、人才、资源方面提前布局,就能更好地适应跨越式发展的节奏。这中间资本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  
  • 技术拥抱产业,从可产业化的技术出发意味着需要理性主义,很多领域结果不经济、天花板太低是对技术的选择不理性;从技术提升产业效益出发意味着需要长期主义,很多技术、工艺、产品门槛需要跨越,很多系统性的建设需要完成,不可能违背产业和企业成长的客观规律。
\
以下根据现场演讲整理:

大家好,我是郑烜乐,光源资本的创始人。很高兴来到36氪 WISE 大会。

过去七年来,光源资本一直在创业创投领域服务企业家,以资本与战略合伙人的角色帮助他们完成一轮轮私募融资和并购,作为中国成长最快的新经济精品投行,光源资本在成立七年的时间里已经帮助创业创投企业完成超过260笔交易,累计交易金额超过250亿美金,陪伴他们一起成长。今天非常高兴有机会从资本和产业结合的角度聊聊“碳中和”。

“碳中和”的共识和压力

我们今天谈论的“碳中和”,实际上是过去数十年全球宏观环境、产业环境乃至人们的意识形态和认知发生变化的结果。

首先,对于碳排放和全球变暖关系的认知已经逐渐从科学家群体走向了大众,形成了全球意义上的共识。在行动上有几个里程碑式的节点:1992~2015年,大多数国家陆续在降低碳排放方面达成共识,2020年中国在联合国大会上宣布了“3060”的“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这是全球减碳行动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碳中和”也是全球主要经济体,第一次在一个全面影响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关键议题上达成共识,本身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里程碑。

但从具体落实来看,中国的情况和西方发达国家有所不同。发达国家早已走过大规模工业化阶段,高碳排放行业多数已经转移出去;和他们相比,中国减碳行动的绝对规模最大,时间最紧迫,所以中国这条碳强度下降曲线要比其它国家陡峭。

总结起来,“碳中和”是“全球共识,中国加速”的状态。

能源行业由资源驱动
转变为先进制造驱动

从产业角度看,“碳中和”也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巨大变革,可以称之为能源的产业革命。工业革命以来,人们对于煤炭、石油、天然气的应用,本质上是对地球存量资源的开采,是资源行业;“碳中和”目标之下,光伏,风电等绿色能源及相关产业链,本质上是通过建造直接捕获能量的设备进行转化,是先进制造业。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将能源产业从开采资源变为生产资源,将行业的底层从资源驱动转变为先进制造驱动。

可以预见这一转变将带来巨大的价值转移。以中国目前每年数万亿元的能源消费为例,总量中大约一半付给了煤炭和石油等开采部门,未来,这部分资金将转移支付给新兴的新能源相关制造业。

完成减碳陡峭曲线的范式转化,核心解决方案有四个构成:在能源供给端,清洁能源将替代化石能源;在能源消费端,实现从终端到全链条的电驱化;不能实现电驱化的环节则由低碳终端替代高碳终端;剩余碳排放则用碳捕捉、碳封存等负碳技术来处理。

在这个背景下,“碳中和”的意义完全不同于过去石油对煤炭、天然气对其它化石能源的替代,它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具革命性的产业变革和价值转移。这对于投资行业和创业者也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能源作为资源性行业的时代,发现和占有资源是最大的价值产生点,国家资本、传统能源公司占据主导地位,VC、PE 难以参与其中。但先进制造主导的新能源时代将会有大量的创业机会,技术驱动的各环节都需要大量市场资本投入。这对投资机构和企业家来说都是一个增量市场的机会。

“碳中和”内涵变化:
从单点驱动到产业集群

回到投资上,我自己投资相关的经验超过十年。十年甚至二十年前大家也在谈新能源、清洁科技,它们和当前“碳中和”主题有什么不同?

我们关注到几个显著的区别:一,时间和空间维度上巨大的变化;二,产业内涵上的巨大变化。

从空间上看,中国的新能源产业以前是一个单点产业,现在“碳中和”浪潮在驱动中国参与到国际竞合中,并获得主导地位,也在驱动中国制造参与全球价值链重塑。从这一点看,它的长远意义可能不亚于20年前中国加入 WTO。

从时间上看,一方面,在“碳中和”这个持续、明确的目标之下,行业红利持续的时间会非常长,产业发展有高度确定性;但考虑到减碳目标的紧迫性,以及碳税价内化的预期,相对于其它国家,留给中国完成“碳中和”的时间又非常短。这将带来非常大的产业压强,进而给行业发展带来巨大的动能。

从内涵上看,由于前面提到的时空属性,“碳中和”从单一的能源生产环节,发展成泛产业集群。从仅有风电、光伏等能源生产环节的应用,变成涵盖能源生产、消费、运营、负碳等环节,涉及经济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

总结来看,现在“碳中和”概念远大于我们过去二十年提到的新能源概念。过去是一个产业,而现在是一个泛产业集群。

“碳中和”驱动因子:
从补贴驱动到供需双轮驱动

我们认为,过去几年行业的驱动因子也已经从能源端的补贴驱动,发展为供需双轮驱动。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过去由于绿电度电成本不经济,产能投入需要靠补贴拉动,而补贴的持续性、需求端缺乏产业化的解决方案都会影响需求,比如当时的电动车在功能和经济性上都非常不理想,无法大规模落地,这使得需求端很难拉动供给。现在绿电有了非常强的价格竞争力,智能电网和储能等基础设施快速发展,由此引发了全面的需求;同时,中国制造经过近二十年发展,技术工艺的突破和产业集群的发展进一步优化了供给,能够快速满足和激发各种终端需求,需求的广度和深度都在井喷,行业由此进入了真正供需双轮驱动的发展状态。

在供给侧方面,以光伏为例,我们认为本质的规律是,技术创新与工艺设备改良双螺旋驱动是供给侧缺一不可的推动力。PERC、异质结等技术创新提高了光电转换效率,而诸如改良西门子法、金刚线切割法等工艺设备改良,提高了良率和产能,降低了成本,最终让技术创新能够规模化、产业化。两者合力推动了度电成本的降低和产业的发展。

同时,“碳中和”领域光伏等主要产业链现在已经相对完整,结构均衡,改变了以前两头在外,国内只有低附加值产业的格局。在“碳中和”的很多领域中,我们已经占领了微笑曲线的两端,国产化的进展非常顺利,产业集群可以很好地落地国内,这使得供给和需求的平衡程度得到本质提升,供给侧向高附加值转移的趋势非常明显。

在需求侧方面,需求从不确定发展为需求在广度和深度上的井喷。在需求广度上,由于绿电成本的经济性已经得到体现,能源消费链条电驱化得以实现。当减碳作用于交运物流,乘用车、卡车电动化就会快速推进。比如之前提出的电动车到2025年实现20%渗透率的目标,目前看来可能会提前完成,上个月的统计数据已经在冲击这个目标,到2030年每年会有超过千万的新能源车增量。而在工业节能、建筑节能等领域,电弧炉、光伏建材等也会有大规模的落地。

在需求深度上,以碳排放大户钢铁行业为例,在“碳中和”目标下,钢铁企业能源采购、能源管理、生产流程、物流、废品回收处理等各个环节,都将深度涉及减碳需求。

总结起来需求端的爆发既有广度,也有深度,两个维度共同推动了需求的井喷。

“平替”:
“碳中和”需求侧驱动的逻辑

在供需双轮驱动过程中,我们总结了需求端的底层驱动力来自于一个概念:“平替”。什么叫“平替”?就是让企业在新的解决方案的生命周期中不承担额外成本,在经济性和功能性都满足的前提下,获得“碳中和”的产品、行业应用或者解决方案。

我们非常认可“平替”推动产业化的路径。首先社会共识驱动技术导入,企业拿出功能性的“平替”产品,使得它能够在一些场景里面替代原有方案,逐渐在政策推动下获得小范围应用;然后随着供应链的优化和技术升级,行业标准的制定,这个功能性的“平替”最终能升级为经济性“平替”,获得大规模的应用落地。

比如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三一重卡推出的新能源卡车,在性能和用户体验优越的前提下,已经能实现总生命周期单位里程的成本优于燃油重卡,这还是在没有考虑减碳带来的碳成本优势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功能性和经济性“平替”的例子。

我们另一个合作伙伴龙焱能源,他们从事的碲化镉薄膜光伏建筑材料,除了和普通建筑材料一样美观以外,成本已经相对接近普通的建材材料。以前的光伏玻璃或者幕墙,美观程度不高,成本又比较高,完全不经济。但现在,除了美观之外,它还可以发电带来长期回报,也是一个同时兼具功能性和经济性“平替”效应的例子。

“平替”是我们在“碳中和”投资中最为看重的核心脉络。

结合前面的讲述,我们认为“碳中和”领域的投资特性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主要产业链相对完整,高低附加值结构日趋平衡,同时中国制造业也具备很强的产业集群效应,这使得需求来临时,我们很快能以高效率、低成本满足需求侧的变化。同时持续稳定的社会共识和政策带来了需求的多元爆发,不管是深度还是广度上;需求的真正落地,使得行业周期波动性减弱,成长性提升。

我们认为“碳中和”领域已经进入高确定、强成长的阶段,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让投资人可以长期布局的状态。

高确定,强成长下的投资逻辑

回到投资的角度,光源资本在“碳中和”这个高确定、强成长的赛道里,如何看待其中的投资机会?我们提出一个核心观点,“技术拥抱产业”,其下有两个核心逻辑:投资具备产业化价值的关键技术,以及投资技术驱动、效益领先性的产业应用。

我们拆解一下这两个投资逻辑,第一是可产业化的关键技术,我们认为从对“碳中和”目标贡献大小的角度,在新的发电、储能技术、电驱化、动力电池、氢能技术、碳捕捉与封存方面等,我们会积极着重地布局。第二是当前技术驱动产生大规模应用的产业端,产业应用成熟度的角度,在供给侧,光伏和风电都已经或者即将迈过平价门槛,分布式光伏等都展现出很大活力。在需求侧,新能源汽车、交运的电驱化或低碳化、电池或者电弧炉等也都具备了效益上的优势,这些都是3~5年内我们非常看好的大市场。

推进“碳中和”:资本的助力

接下来聊一下我的老本行,在“碳中和”的大浪潮里面,资本到底能够为企业做什么?其实总结起来就是,资本的作用在于帮助企业实现与行业相匹配的跨越式发展。什么是跨越式发展?就是行业大存量结构性替换带来的发展。谁能抓住这个机会,在产能、技术、人才方面提前布局,谁就能适应跨越式发展的节奏。

回顾过去几年新能源车行业,造车新势力进行了大量融资,在技术、人才、产能各个方面进行了布局。在最近两年新能源车需求井喷的时候,它们就能抓住机会。资本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其中有几个核心作用:

首先,构建产能和技术的提前储备,需要大量资金,资金需求和十年二十年前通过内生积累,地方债等工具相比,规模上会有指数级的提升,需求的时间点也会被前置。这个过程中 VC、PE 会发挥关键的作用。

第二,行业的快速发展阶段需要高端人才,高端人才的引进不光需要企业愿景和现金,也需要包括企业估值的提升、期权激励、最终退出路径的规划等重要抓手。

第三,前面讲了技术拥抱产业,实际上拥抱产业本质上需要获取大量产业资源,与大量应用端的合作伙伴深度合作共同开发。过去十多年,中国 VC、PE 行业发展使得大量应用型公司都纳入到 VC、PE 的投资网络里。引入资本会对于获取产业资源、产业合作伙伴有非常大的帮助。

因此,在帮助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过程中,资本会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力量,光源资本也非常希望能够帮助企业家获取这样的力量。
\最后提炼一下。技术拥抱产业的内涵,从可产业化的技术出发往往意味着需要理性,需要看到这个技术到底能不能被很好地产业化落地,很多曾经很热的领域,最终结果不经济或者天花板太低,失败的为数不少,理性主义是第一个核心价值观;另一方面,在选对路线以后,需要实现规模化产业化,有很多技术、工艺、产品门槛需要跨越,组织、人才等完善也有一定路径。很多系统性的建设不可能违背行业、企业成长的客观规律,因此回报周期一定不止三五年,长期主义也是这个领域投资的一个核心价值观。

我们相信,当下“碳中和”这个高确定、强成长的领域,一定会是理性主义和长期主义投资的乐土,谢谢大家!

热点新闻